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杭州南京济南重庆青岛大连武汉沈阳西安成都长春长沙福州郑州哈尔滨石家庄东莞太原合肥南昌南宁昆明贵阳海口兰州银川西宁拉萨厦门宁波烟台温州苏州乌鲁木齐呼和浩特更多城市>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 >

《闪念特刊》第四期 宋冬野与安和桥的闪念

时间:2013-10-31 17:5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宋冬野 上海大众汽车

编者按:

安和桥,是一首歌,是一座桥。她给了民谣歌手宋冬野人生中最珍贵的礼物,他从她身上走过童年,留下回忆,如今面对消失掉的安和桥村,面对眼前越来越浮华的城市,他甚至认为安和桥是这个城市的一个闪念,甚至为此惆怅。正因如此,也就有了这个感人的故事,一段与安和桥有关的闪念。

-----------------------------

安和桥下,闪念来了不消失

宋冬野

对于北京这个由来已久的城市,安和桥村大概就是她的一个闪念,来了,消失了;对于我来说,《安和桥》这首歌也是一个闪念,来了,就没消失。

我最近一次到安和桥,是和经纪人、旅行团乐队的孔阳一起去拍《安和桥北》专辑的内页照片;并不是每个人的故乡都会变成现今安和桥的样子,当然也并不是每个人面对故乡,变成破砖烂瓦时都能不掉一滴眼泪。

去安和桥那天,我大概是走在十四岁第一次碰到吉他的那条河边,总是感觉奶奶家的狗还会像以前一样从家里跑到河边来找我,然后领着我回去吃奶奶做的清炒苦瓜、鸡蛋羹、棒子面粥、炸酱面……这些让我不敢去想这二十几年与安和桥之间的那些瓜葛,那些事情厚重地摁着我的心脏,想它用力跳动却偏偏跳不动的惆怅着。

前几日,听闻少年时每天在安和桥一起玩耍的好友结婚,妻子竟是他高中时爱慕的同班姑娘,我和那姑娘竟也有过几面之缘,这可真是人间佳话。

想起当年,我和他一起去私人小网吧“刷夜”,每次都能看到他烟盒里有一支写着那姑娘名字的烟,钱包里也总是有他俩的大头贴,那时我是满嘴的讽刺,但心里实在羡慕。在安和桥消失后,他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我们没有再见面,直到前些天他结婚,遇上全国巡演我也没有到场祝贺。

当天夜里我在某个从没去过的城市,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肆无忌惮的任凭过往闪念而出。我记得,从我发现自己会写歌之后,就一直想写一首名叫安和桥的歌,数次提笔,又数次荒废,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由于不知道怎么去表达那种复杂的感情。2011年的某一天,我坐着民谣歌手刘明汉的旧车去北边的山脚下喝小酒,途径09年就被拆掉,两年来一直满地碎砖无人理睬的安和桥。我对老刘说,从那条小路过去吧,从南到北。

于是,老刘开着车,绷着脸,一句话也没跟我说,我看到那座木桥已经浇上了钢筋混凝土,看到五环路的高架桥从上空呼啸而过,看到坐在废墟上一动不动的,被拆迁户抛弃的老狗,也似乎看到当初抱着盒子的姑娘和纯美的小爱情,奶奶一瘸一拐的身影和小胡同里提着菜篮子的老街坊。

我不知道怎么就找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和一段残破的小铅笔,不假思索的写下:“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北,像是被五环路蒙住了双眼。请你再讲一遍,关于那天,抱着盒子的姑娘和擦汗的男人。”写完这一句,我却再也不敢继续写下去,那些东西一下来的太猛烈。

 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样一种感觉:当你面对一个时过境迁面目全非的地方时,不管它有多让旧人晃眼,你却依然觉得那地方一点都没变,就和最美好的回忆里一模一样。我曾把名为“安和”的那座桥当成是城市和“桃花源”的界碑,现在看来,那也不过是这个繁华大都市的一个闪念。

人们无心让它消亡,而是这个内心浮躁的青春期城市,再也看不下去那个残破的存在,于是她否定了她的过去,畅想着她自己的未来,开始脱离真实土地越来越远。

后来,我在家安安静静的写完了《安和桥》这首歌,录音时被迫停下来擦了很多次眼泪,坐在车上的那一个闪念简直像一把拔不出来的刀子,却又像蜂蜜加奶油,害怕又惦念。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 粤ICP备08039988号-1 |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